同案不同判!河南卫辉法院无视省高法规定--京南网
背景:
阅读新闻

同案不同判!河南卫辉法院无视省高法规定

[日期:2016-09-04] 来源:法讯网  作者:李堂平 [字体: ]

  法讯网撰稿人  伯丰  李堂平

    随着法治进程健康发展的今天,同案不同判的案件在我国越来越少见。而河南新乡市、卫辉市两级法院却在审理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科室普遍受贿案中儿戏法律:罔顾事实,差别巨大,违背一视同仁原则,同案不同判。对同一性质,同一单位的案件涉及人的判决却大相径庭——其它十数人均免于刑事处分,检验科主任张国林则被判11年。令中国法律专家、权威人士都感到惊诧,大跌眼镜,连呼离谱!

案情:医院窝案中科室受贿 老实主任被判重刑

    2013年前后,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在药品、试剂等供应上出现普遍科室受贿〔回扣〕现象。经当地检察机关介入,许多科室,许多涉及药品采购的大小领导都陷身其中。但除情节特别严重、数额巨大又不愿意退受贿款的个别人、被刑事处分外,大部分都在退出受贿款后免于刑事处分。

    但该院原检验科主任张国林是个老实的业务骨干,在此案中却蒙受了严重的不公平:被判刑11年。实属同案却异判,同罪则另类。

    2010年下半年,河南瑞特医用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特公司)开始向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以下简称医院)供应医疗设备及试剂。2011年上半年,河南瑞特医用设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孙勇告诉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检验科主任张国林,使用他的试剂可以给回扣。张国林表示不用。后孙勇隔段时间就给张国林送款。2013年上半年,卫辉市人民检察院进驻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开展药品购销专项治理活动。一附院检验科室(以下简称检验科)上缴了3万元至医院廉政账户。2014年4月11日,张国林从医院借13万元去卫辉市检察院投案。卫辉市检察院于2014年4月12日对张国林立案侦查,于2014年4月29日逮捕张国林。2014年5月29日,检验科缴纳9万元,张国林家属缴纳6.7169万元。

    侦查阶段,张国林供述经回忆孙勇给过四、五次,每次3-5万元,都是一万一沓,共计收到回扣款16万,但记忆有偏差,愿意以审计数据为准并退款,并在司法鉴定意见书出来前曾供述过最后一次收款是在2012年的10月份。孙勇供述行贿数额29万,不记得每次送的时间、金额及其他细节。后经司法鉴定部门按照孙勇所述的回扣比例、回扣试剂品种及新乡一附院的试剂、耗材入库明细表电子数据、设备库房物资采购查询单审计,得出回扣数据为32万元。张国林和孙勇对审计的回扣款32万元均无异议并签字。

    审查起诉阶段,张国林供述最后一次收款时间是2012年10月份,不是2012年底或2013年初,每次3-5万,共收到回扣款二三十万。孙勇供述医院每一次结算耗材款,都给张国林送了回扣款,没有医院结算两次或多次,而加一块一次性给张国林的情形,共给过11次。

    庭审中,张国林供述其回忆收到的回扣款就是16万元。最后一次收款时间在2012年9、10月份,是4万元。张国林当庭解释:其收到的回扣款就是16万元,以前供述愿意以司法审计数据为准,是想得到与医院其他专家一样的处理(医院在药品购销专项治理活动中,其他各科室均是按照审计的数据缴款,相关员均未受到刑事追究)。司法鉴定报告审计出来后,显示回扣款是32万,虽然收到的没有那么多,但因之前已经说了以审计数据为准,不能反悔,也想交钱了事,落个自首的结果。但起诉状中以司法鉴定报告的审计数据32万元为基数,认为12.7万余元交检验科用于科室开支和科室人员奖金,其余的19万元回扣款归张国林个人占有,这与事实不符,故说明事实,请求法院裁判。孙勇供述每次医院结算都给张国林送回扣款了,每次给回扣款没有低于1万元的,每次送款的具体细节都记不清了。

    2014年9月29日,卫辉市人民法院以张国林在投案时及侦查和审查起诉阶段多次供述各类试剂的回扣比例及收受回扣的数额,并与孙勇的供述印证一致且对司法鉴定不持异议为由,认为回扣款为32万元,回扣款中的19万归张国林个人所有,定性张国林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2014年10月8日,张国林上诉至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遗憾的是二审判决维持原判。 

河南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检验科室人员的请愿书

        河南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检验科室人员的请愿书

  但张国林所在的检验科相关人员的文字证明和检验科全体人员的请愿书作证:并非张国林私自侵吞。该科共收到贿赂款16万元,其中12.7607万元记录在科室账目上,用于科室开支和奖金福利,并由专人管理。其余3万多元用于了科室外出学习、引进项目招待上。该作用效果显著,有目共睹。若把这三万多元当做张国林的犯罪依据,实在有点牵强附会或叫移花接木,因为这笔钱为集体事业做出了贡献,就算来之不当,也没有中饱私囊。

    按理或按检察部门的办案惯例看,这应定性为单位受贿,退款之后或免于刑事处罚。

对照:同院干部受贿退赃不追究 判刑不一

  请看下面陈述单位相同、性质相同、时间相同的比照案例:

   1.2013年,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药房负责人张某香,收受河南省安泰医药有限公司统方费137437.2元,后与本药房人员平分。河南省卫辉市人民法院判决书认为:被告人张某香作为该中心药房的负责人,系直接责任人员,其行为均已构成单位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鉴于张某香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故张某香提出免予刑事处罚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2013年11月16日,该院判决被告人张某香犯单位受贿罪,免予刑事处罚。

  2.2008年至2012年期间,被告人张某利用担任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药剂科主(副)任的职务便利,在药品采购、管理过程中,非法收受他人财物32500元,为他人谋取利益。2013年11月29日张某家属退出赃款26000元。河南省卫辉市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身为国有事业单位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32500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鉴于张某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已退出全部赃款。故张某及其辩护人提出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2013年12月12日,该院判决被告人张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依法实行社区矫正。)

    除此之外,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还有许多科室主任受贿超过三万元数额的财物,但只要退出来就算完事,就不再追究,就能正常上班。可张国林招谁惹谁了?一个“只管低头拉车,不会行奸弄巧”的知识分子,怎么同案而不能同判呢?

    我们不禁要问:×强,张×香,张国林,同是新医一附院职工,同是回扣中的受贿案件,同是卫辉市检察院办理,同是卫辉市法院审判,为什么办案程序不同?办案手法不同?审判形式不同?判决结果不同?

    张×香的钱没入科室账簿,是几人平分,和单位受贿沾不上边,却能以单位受贿定性。而张国林的钱,检验科账簿清清楚楚,科室的陈副主任专管使用,却非要按个人受贿对待, 设计个数字,也要按个人受贿定罪。这样的同案不同判,其目的何在?是不是在肆意蹂躏法律?

本文地址:http://www.jingnan.info/html/c2/2016-09/95.htm,转载请注明出处。

【内容导航】
第1页: 第2页:专家:受贿数额不清,证据不实,应对其免予刑事处罚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河南卫辉